房门被半夜的大风直接吹开,“噹”地一声切切实实把我吓醒,魂也被惊出来,我转身紧紧抱住他 。风往窗帘里钻,在房间里四处逃窜,我的手指垂在床沿,隐隐约约预感,有人要闯进来拉住我的手,将我带出房门,于是想把手往回兜,却动也不能动。过了一会儿,他大概是被我挤得没有位置,起身想往里边躺,我坐起来喊到:“我躺外边会被抓走的!” 他老老实实又躺了回去 紧紧抱住我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